【裴凡強的人我生活】在戰鬥民族家鄉看雪

你看過雪嗎? 在俄國,有的地方如堪察加,在臺灣開始開冷氣時還雪深及腰,「雪下得好煩!臺灣很溫暖吧,真好!」結帳時與店員聊起來,她跟我抱怨眼前「白茫茫的五月天」。 在臺灣,雪則非常罕見。臺灣人儘管怕熱,寒流一來又直打哆嗦,手插在口袋裡喊著「冷死了」,搶著去買羽絨衣與電暖氣,不過,卻風雅得很,跟詩人一樣…

我們必須認真複習臺灣風險的十堂課!

我們驀然驚覺,我們早已生活在具有高度無法預見、不可逆衝擊下的風險社會中。 猶記得1980 年初,臺灣社會爆發出鎘米事件震驚全國,含鎘的工業廢水滲透至我國農業土地後,對於農民、民眾都造成難以撫平的創傷;其後,1980 年代末,我國再次因為含有大量重金屬的工業廢水恣意排放,造成養殖牡蠣逐漸生長成為怪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