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豪 〈汙染〉 像是那些汙染的過程 無人知曉 有的人選擇 在暴雨來時傾倒廢液 有的人則是學著仿造 安全的標籤 在未能檢視的死角 自己慢慢成為一灘死水   風的樣貌 未曾親眼所見 風聲卻早已抵達 整座城市都陷入霧裡 決定捉幾個女巫來燒 談笑間灰飛煙滅 塵霾其實來自他方   反正自然的真理 就是自然會復原 看大火正在蔓延 也都是自燃的事   用幾個句子 就能砍伐整座森林 沒有人聽見 完整文章
文/陳栢青 穿白鞋的時候,小心翼翼,一點不留神,一點點髒,很顯眼,很在意。 穿白鞋的時候,特別慎重,縱天寬地闊,世界也不過一只鞋面大,那時對髒污敏感,豈止地上水窪、台階下污泥,連踢機車固定架時都很留心,提醒自己別碰觸到鞋面了,於是貓一樣弓足,炸彈投落那樣尋找落點,好不容易撐起機車,其實是動用全部的身體,像舉起一整個自己。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