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平良愛綾 我和朋友之間曾經發生過一些問題,我所做的、所說的任何話都只是適得其反。 於是我硬逼自己配合對方或是當下的氣氛採取行動,卻被事後的失落感搞壞了身體。就算我鼓起勇氣提出相反意見,卻也只是讓氣氛越來越緊繃。 後來博士來到日本,某天我和博士一起在他投宿的飯店裡共進早餐。服務生到桌邊幫博士倒咖啡,博士向他道謝之後,突然對我說: 「恐懼和愛只能選一個,現在你選了哪一個?」 完整文章
文/KR(Kamaile Rafaelovich) 清理帶我走向真正的自己 我總覺得到達某一個目的地並不是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上的目的,朝著某地向前走的旅行才是我的人生。對我來說,這個某地指的就是零,也就是「真正的自己」。自從我第一次搭上帶我回到真正的自己的交通工具──荷歐波諾波諾,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幾十年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