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KR(Kamaile Rafaelovich)

清理帶我走向真正的自己

我總覺得到達某一個目的地並不是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上的目的,朝著某地向前走的旅行才是我的人生。對我來說,這個某地指的就是零,也就是「真正的自己」。自從我第一次搭上帶我回到真正的自己的交通工具──荷歐波諾波諾,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幾十年了。
一點一點的清理再清理,總之就是每天不停的清理。雖然目前仍然未抵達終點,但就是靠著每天不停的清理來度過人生。這就好比你很努力的用功讀書,後來終於當上醫生,但這並不是終點,而是當上醫生後將會體驗到的東西。
儘管如此,如果太過疲累的話,就很可能會想:「我已經不想去終點了,旅行好累,好想休息。」這個時候可以暫時先離開荷歐波諾波諾這項交通工具。我們的心裡隨時都會有很多種選擇,一旦有了「還是來試試荷歐波諾波諾吧!」的念頭,就可以重新開始清理當下的「疲累」。
如果動腦、用心讓你感覺疲累,清理工具藍色太陽水、茶與植物將會帶給你力量。清理工具有很多種,首先大家可以創造一個適合自己與內在小孩的環境。

十九歲開始清理後,生活朝向完美綻放

人的一生就像花苞綻放為花朵的過程。花開之前,沒有人知道它會變成什麼形狀。一開始並不會有終點,也尚未決定目的地。某天,我們突然覺醒,從那一天起就開始藉由「我」這個人遇見所有的事物,有了各種體驗。
我在十九歲時第一次接觸到荷歐波諾波諾,從那時起就持續進行清理的動作,但卻不曾為了某種目的或未來而清理。因為清理的同時,會為我們開拓出新的道路,因此自己對未來做太多設定也是沒有意義的。
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可以學習到很多,像是生活環境、人際關係等,但說不定卻可以藉由清理當下,讓幾年後或明天的道路通往超越自己想像的地方。因為只要腦中的既存記憶脫落,神聖的存有(也就是宇宙)就會為我們準備一條全新的道路。
走在看不到目的地的全新道路上,或許令人感到不安,但這樣的學習並非沒有意義,而是藉由清理每一項體驗,讓你的人生憑藉靈感而存在,而非記憶。相反的,如果不清理當下的體驗,你就會生活在記憶的重播之中,在不自覺中體驗著不同形式的記憶重播。
但只要你進行清理,就能在對自己來說最完美的時間點,朝著完美的方向開花結果。一旦感覺這個生存方式對自己或某人是不正確的,就使用荷歐波諾波諾清理這項體驗。為了放掉這些記憶,內在小孩會以不同形式顯現給你。不管是多麼聰明的人,都不會知道這是正確的,是你的記憶讓你誤以為自己知道,其實只有神聖的存有才知道。
當我們持續進行清理,就會自然的感覺到這件事。即使不強迫控制他人,或是不被他人控制,自己的人生也會慢慢的變得寬廣。只要進行清理,在某一天回顧過去,應該就會發現眼前的風景和自己之前所看到的完全不同。
長期以來,我都生活在夏威夷的美麗叢林裡。當我十幾歲那年第一次降落在檀香山機場時,根本想像不到自己將來會過著這樣的生活。就經濟狀況來看,也想不到可以蓋一棟屬於自己的房子。最近,很幸運的獲得了訪問日本的機會,幾年前我根本沒有這樣的計畫。就這樣,我的人生非常自由的越來越寬廣,完全不是我自己的意志所控制。
不只是我,我最愛的家人也一樣。當我進行清理,在內心找到平靜時,身邊的家人、朋友、環境與大自然也都會回歸到最完美的狀態。

荷歐波諾波諾裡的握拳

當你希望願望實現、努力得到想要的東西、靠著堅強意志完成某件事情的時候,假設這些都是你的動機,「這就是我選擇的道路!」當你有這種強烈想法時,在荷歐波諾波諾裡,就是握拳。當我們握拳時,靈感的流動就會被遮蔽,這時候最需要清理。
用消極或積極、好或不好來判斷某件事情的時候,也是我們握拳的時候。而當我們感覺到「現在這樣好幸福」般的絕頂幸福時,實際上,在內在小孩之中或許也開始產生一些變化了。
當然,感覺到「幸福」是一件很棒的事,但記得不能將這種感覺變成握拳,而遮蔽了清理的波紋。當你執著於某件事、感覺自己正在握拳時,就要清理這個體驗。一般人與內在小孩之間經常沒有聯繫,因此並不知道真正了解什麼是高興、什麼是憤怒。但這並不是件壞事,我們希望你可以針對「這個好棒!」「這樣糟透了!」的體驗進行清理。
在這裡將荷歐波諾波諾比喻成自行車來進行說明。任何人只要踏上自行車的踏板,就可以往前進。假設你一直往前騎,某天遇到了一件開心的事,此時你情緒高昂的大喊「太棒了!」而停止繼續踩踏板,結果自行車就停了,人也摔倒了。
因此,你必須用右腳踩著踏板前進,看到全新的景色(體驗)時,接著用左腳踩踏板,以便為這個體驗進行清理。接著再用右腳踩踏板,為現在發生的事情(體驗)進行清理。像這樣一直踏著自行車(持續清理),你的人生應該就會以不同的樣貌與顏色,呈現在你的面前。不管什麼時候,都希望大家可以坐上荷歐波諾波諾這輛自行車,成為可以隨時接收靈感、柔軟的自己。

外文學不好時,我這麼清理我被稱為全球實踐荷歐波諾波諾回歸自性法最久的人,持續四十年以上進行清理,表示我的心中有很多記憶是花四十年也無法消除的。所以,並不是清理越長時間的人,就擁有什麼特殊的能力。
其實,我是在生產之後才進入大學。當時選擇了日文做為第二外國語言,我非常認真學習,很努力做功課與預習(當然也努力清理),但是卻什麼都記不住。我向莫兒娜請教原因,她告訴我:「其實我們每個人都能理解所有不同的語言。」

我們現在出生於這個世界上,其實都不是第一次──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和我一直都這樣告訴大家。我們雖然並非憑藉表面意識而有知覺,但卻曾經以各種人種或物體的形態存在於各個時代與國家之中,因此潛意識裡是能夠理解各種語言的。莫兒娜告訴我,我之所以體驗到這個問題,是因為內心裡的記憶重播。

我們馬上針對這件事進行清理,莫兒娜說:「愛奴時代發生了什麼事呢?」她還說:「我不知道你、我或其他任何人有過什麼關連,但是如果我們在這個當下沒有針對當時發生的事情進行清理,日本、與日本相關的所有事物,還有日文這條道路,都不會讓我們通往那裡的。」雖然不知道原因,我仍開啟了內心與愛奴之間的記憶,還有日本與日文、現在的我的體驗,並仔細的進行清理。

於是我想,「雖然現在我是美國人,但卻不知道以前的我是什麼樣的人。可是現在因為某種意義使內在小孩讓我體驗日文,所以給了我一個機會,讓我得以清理我的知性無法理解的東西。」基於這樣的立場,讓我持續對各種陸續浮現的事物進行清理。

就這樣過了幾十年,現在我有機會每天與日本民眾一起進行清理,個別課程或演講時當然有翻譯在旁邊幫忙,不過清理的時候卻從來不會因為語言而受到阻礙。雖然聽不懂詳細內容,但只要旁邊有人在笑,那股有趣的感覺就會傳達給我,讓我經常忍不住大笑,也讓身邊的人覺得訝異。他們會問:「妳聽得懂我們剛才在說什麼嗎?」我回答:「YES!」大家又開心的笑了。

在個別課程中經常有人問我:「我沒有天分,所以不管再怎麼努力都學不好英文。」「我想活躍於全世界,所以想要學會英文。」不要忘了,我們並不是為了學會語言而進行清理、不是為了比較會背誦而進行清理。「到底是內心的什麼要我學會外文呢?」「為什麼不讓我學好外文呢?」「他希望我出國嗎?」像這樣把自己體驗到的想法、看法、情感,仔細的進行清理,那麼心中的石塊就會一個一個被移除,即可清理問題最根本需要解決的部分。內在小孩就是藉由「想要學會外文」這個體驗,來告訴我們有某些記憶需要進行清理。

除了學習語言之外,努力用功希望獲得好成績、想要通過某項檢定也是一樣的。我們絕對不是為了獲得某樣東西而進行清理,而是為了進行清理而讀書、通過檢定,為了清理而進入好學校。

對表面意識來說,會以為目前這個體驗才是人生最重要的目的,這也是無可厚非的。就連我也是花了幾十年的時間,才在不知不覺中自然的掌握到清理的節奏感。「都是為了清理!」沒有必要這樣強迫自己控制情緒。不過,就是在這種積極想獲得某樣東西時,更是可以藉由進行清理向我們的靈感學習。

當我們處於歸零的狀態下開始進行某項事物,每一項獲得的東西與學習的東西,都像是宇宙送給我們的禮物一樣,會化為靈感傳遞到我們面前。而在你持續進行清理時,也會降落到最適合自己的地方。

※ 本文摘自《零極限的美好生活》立即前往試讀►►►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