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新井一二三 同樣的乾麵,在不同的地方,竟然變身為很不同的料理。我自己,雖然吃清素麵長大,可是嘗過了台灣麵線後,再也不會做清素麵吃。 日本的白麵條,從粗到細,分成烏龍、冷麥、素麵。具體而言,弄成乾麵賣的時候,直徑一點七公釐以上的叫烏龍,一點三公釐以上未滿一點七公釐的則叫冷麥,而不到一點三公釐的才叫素麵。 完整文章
文/朱國珍 父親是道地的北方漢子,嗜愛嚼勁陽剛又厚實的麵條。無論是刀削麵、陽春麵,融合在牛肉湯、大滷湯汁中,各自保留特色又能提攜出對方的香味。吃一口麵喝一口湯,分開品嚐,已然沾染的彼此,猶有絲絲牽掛的眷戀;若是同時拌和著湯與麵同時入口,更有著你儂我儂同衾同槨的氣魄,彷彿用一碗麵的光陰,走過一場永伴君側的愛情。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