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偉涵 「不要,」樹慈低聲警告:「再過來了。」 「你這樣對她沒有任何好處。」邵京平毫不畏懼,手上擒著那把巨大的死神鐮刀,繼續在這片廣袤的草原前進。他的目標是樹慈身後、那株攀長在懸崖邊、足以蔽天的參天大樹。 「這株樹有它存在的必要。為了孵育這株樹,這五天來她睡不到三小時。」 「你也別緊張,我只是想修剪一下它的枝枒。」用這把死神大鐮刀。 「你的眼神不是這麼說的。」 完整文章
文/王鐘銘(創詠堂文化主編) 奇幻文學作者多半是書癡,讀者多半也是,因此以書籍為幻想起點,成了一個很常見的主題。更何況,即使是硬派奇幻文學,不講究巧妙設定,也依舊可以看到,書本、文字、紙張、墨水,無一不是充滿魔力的──巫師一手拿著魔杖,另一手如果不是空著,往往就拿著一本厚重的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