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釀的不是酒,都是自由。」 寇延丁說

文/阿嗅 ※原刊於【Matters】,經作者同意轉載 高中畢業。下崗女工。單親媽媽。異見人士。這些都是權力給她貼上的標籤。跑路作家、釀酒農夫、扣子奶奶則是她給自己的名號。在宜蘭,她從新手農夫變成釀酒師傅。回到中國,她繼續耕作、釀酒、寫作。學歷限制不了她,權力制約不了她,奔六奶奶繼續反轉、繼續創造幸福…

拒與小姐割席、挑戰公權淫威,她挺起胸脯為弱者悍到底

文/趙思樂 小姐們崇拜葉海燕,有一天提出帶她去她們工作的高檔KTV裡玩。這次機會讓葉海燕第一次發現,小姐的真實工作比她想像的要殘酷許多。那個晚上天很冷,小姐們穿著清涼,坐在四面透風的KTV大堂裡裹著外套,裸露的胸脯凍得通紅,一來客人就要把外套脫掉站起來,任人挑選。 KTV 包廂裡的一對男女朋友吵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