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詹姆斯.艾爾德里德(James Aldred);譯者╱羅亞琪 我之所以會出現在婆羅洲,是為了要教導科學家攀樹,向他們展示繩索(真的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帶領他們反覆練習,直到他們能夠自行安全攀爬為止。他們來到這裡研究地球與大氣層之間的關係,在森林裡挖掘資料,為了對抗氣候變遷做出極有價值的工作,他們的研究深具啟發性、十分重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