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意中 【之一】 擦掉,繼續擦掉……擦了好多次,整個本子都擦破了。重寫,再重寫……但每次寫出來的字都不一樣。志銘也不知哪個字才是正確的,反正這些字都不符合老師的答案。 重寫再擦掉,擦掉又重寫…… 每天反覆做著同樣的事,沒完沒了。 實在不想再寫了!志銘焦頭爛額,望著桌上一張又一張塗塗改改的作業、評量和考卷,覺得好像永遠沒有寫完的那一天。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