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旻螢;人物攝影/羅紹文 陰雨濛濛的下午,我與《幼獅文藝》主編在靈感咖啡館等著吳繼文老師到臨,心情像是與初戀情人再次見面般忐忑不安。主編與我談論著初次讀《天河撩亂》時內心的悸動與震撼,第一次是被題材吸引,重讀第二次、第三次,則著迷於溫婉的敘事語調,一樁樁未竟的戀情,以及家族內部的愛與傷害。 開始就決定一切 完整文章
文/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原作者同意轉載 常常我們會以為,要有專門的性別繪本來跟孩子講性別概念,但有時候這樣刻意選擇的主題反而會因為太與孩子的經驗相反而難以得到共鳴。例如講好動女孩也很好的繪本,就很難得到文靜女孩的青睞,更何況我們常常把繪本跟生活分離,在講繪本的時候跟女孩說「活潑文靜都很棒」,但到了生活中,還是一直耳提面命「女生要坐有坐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