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原作者同意轉載

常常我們會以為,要有專門的性別繪本來跟孩子講性別概念,但有時候這樣刻意選擇的主題反而會因為太與孩子的經驗相反而難以得到共鳴。例如講好動女孩也很好的繪本,就很難得到文靜女孩的青睞,更何況我們常常把繪本跟生活分離,在講繪本的時候跟女孩說「活潑文靜都很棒」,但到了生活中,還是一直耳提面命「女生要坐有坐相」。

這樣讀繪本只是脫離現實而已。而且有時候,所謂「專講性別」的繪本為了傳達特定觀念反而流於教條,對孩子來說並不那麼有趣。所以我覺得,跟小孩談性別最好入手的繪本,就是孩子喜歡、反映生活現實狀況、有很多細節可以討論的書,整個閱讀經驗是有趣的,討論起來就更貼近、但卻能批判反省孩子跟我們一起面對的社會現實。

例如說好看的小雞系列。小雞一家人是典型的一夫一妻五個小孩組成的核心家庭(可能不太典型,畢竟現代人要生五個幾乎不可能了),男主外女主內,但爸爸角色相對而言已經相當美好,回家會幫小孩洗澡(《小雞逛超市》)、親手挑選禮物跟孩子一起過生日(《小雞過生日》)、假日沒去打高爾夫球會帶小孩去遊樂園玩(《小雞逛遊樂園》)(註:「高爾夫球」梗是上週日去演講,同台的北教大邱瓊慧老師說,日本男人平日都加班,假日去打高爾夫球)。這種家庭樣貌雖然已經「很不錯了」,但就是因為「太」男主外女主內,「太」符合我們對於完美家庭的想像,反而有很多可以拿來比對檢視孩子們的生活經驗。

例如在《小雞逛遊樂園》中,一開始,小雞就圍著媽媽吵鬧個沒完:「好了沒?好了沒?」原來是媽媽正忙著準備去遊樂園裡中午吃的野餐,媽媽微笑著說:「快好了快好了。」

用小孩喜歡的繪本談性別:小雞系列

翻拍《小雞逛遊樂園》繪本內頁。

我跟周米謎說,想要快一點不是這樣的吧?!應該要怎樣?她說,幫忙。我說,不是喔,幫忙的意思是野餐準備好只有媽媽一個人吃,現在是大家都要吃的話,是什麼?周米謎說,不知道。我說,是大家一起準備,你如果想要快一點,可以跟媽媽說「我可以做什麼嗎?」在旁邊一直吵一直吵只會更慢而已。(然後我剛剛一邊寫一邊又問她,所以小雞該怎麼做?她很故意地說:一直說快一點快一點!XD)

所以媽媽把東西都準備好、大包小包地上車也是一樣:怎麼大家都坐在那邊等,沒有一個人下去一起把東西放進後車廂?

這真的好寫實地反映出很多家庭週末親子同時出門的狀況:媽媽都是最慢的,因為她要把一切打點好之後才能開始料理自己。

小雞過生日》感覺也很夢幻:媽媽帶著小雞去拿蛋糕、爸爸去玩具店拿早就訂好的禮物,大家回家一起幫小雞過生日後,打開禮物是天文望遠鏡。很不錯吧?

但為什麼是爸爸陪著做這種知識性的活動,媽媽就在後面喝茶休息?

用小孩喜歡的繪本談性別:小雞系列

翻拍《小雞逛超市》繪本內頁。

小雞逛超市》則更有趣一點,小雞被媽媽阻止了買一堆糖果餅乾後很懊喪地回家,回家後媽媽開始煮飯、爸爸則是洗小孩順便洗自己,演講時講到這本我會問聽眾:在超市帶著五個小孩採買、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回家,應該已經累死了,但還是要馬不停蹄地煮飯給大家吃。相對而言,爸爸雖然有「幫」小孩洗澡很不錯(至少不是丟著給媽媽煮完飯後繼續處理小孩了),但他也很爽吱吱地洗完放鬆舒服的澡,跟媽媽還要在廚房裡又熱又累地煮飯不一樣的。

但是關於這個「爸爸洗澡、媽媽煮飯」梗,周米謎有不一樣的說法,這是在很久以前,我們討論爸爸話題時她說的。那時她說她想要一個爸爸,我說要來幹嘛?她想了一下說,你煮飯的時候,可以陪我玩。我說這不公平吧!為什麼不是他煮飯我陪你玩?

周米謎說,我大笑。她說,不可以啦!我們小朋友都說,爸爸煮飯很難吃!

繪本好看又有意義!:

  1. 【陳培瑜睡醒活在繪本裡】孩子和繪本,是大人的老師
  2. 【陳培瑜睡醒活在繪本裡】改變是唯一的不變:記一堂為什麼不能按照教案上課的閱讀課?
  3. 【陳培瑜睡醒活在繪本裡】問我!聽我!是每個人都該擁有的權利

延伸閱讀:

  1. 冬天的童話
  2. 掉進兔子洞
  3. 繪本阿公話孫女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