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蘇美 我和阿朱第一次見面是在宿舍走廊裡。我們同一年進校工作,教工宿舍分在隔壁屋。我在走廊裡搬行李,她從身後跟我打招呼,問我需不需要幫忙。雖然樓道裡非常昏暗,一襲綠色的身影夾帶著清淡的香水味還是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以至於時間過去了七年,我還記憶猶新。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