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冠良 致 親愛的馬欣: 希望這樣其實俗套的開場稱呼不會有種硬是裝熟的肉麻兮兮。然而,我們卻又不盡然陌生。 雖然素不相識,但我們都熟悉寂寞。本來以為妳是在替寂寞作傳,豈料更近乎於一曲現代人類的輓歌。眼見人們敲響了喪鐘,妳恓惶於怎麼每個人還彷彿身在太平盛世的霧夢中般無動於衷?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