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盧駿逸 我是一個實驗教育的教育工作者,同時也是一個寫作者,因此,在面對孩子的寫作和閱讀時,總是有多一份關切。 在閱讀教育裡,大多數人關切的無非是小孩的閱讀能力與興致。而我面對的小孩們,有小學四年級完全不讀「有很多字的書」、整天只看YouTube的,也有小學五年級就有興致去挑戰《百年追求》的,他們無論在興致或能力上,都有明顯的不同。是什麼造成這樣的差異?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