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虹汝 雖然生理期結束,但每談一次紅絲女子節活動,都有一種排卵的感覺。 然而,排卵是什麼感覺,能夠「感覺」嗎?排完卵之後,有沒有誕生出一些新生命,現今還無法得知。說起來這樣的行為很像母魚或青蛙,那麼我現在就是在一畝池塘邊徘徊,等待那些透明的接觸發生。以我有限的卵巢,打破人類一個月一次的限制,試圖做植物或兩棲類的繁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