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厄凌.卡格;譯/謝佩妏 走路時,一切事物都慢了下來,世界變得更柔和。在這段短暫的時間裡,我不做家事,不開會,也不讀稿。我不趕時間,自由自在。有幾分鐘或幾小時,家人、朋友、同事的看法、期望和心情,全都變得不再重要。走路時,我成了自己生活的中心,過沒多久,甚至會沉入自己的世界裡,渾然忘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