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芭芭拉.艾倫瑞克,譯 / 葉品岑 早在二十世紀分子生物學家勝出之前,整個免疫學領域已展開對個別巨噬細胞的密切觀察。觀察通常是博物學家的工作,他們耐心地蹲在灌木叢中,研究諸如野生動物行為等主題。實驗室科學家則傾向採取積極干預,其中可能包括把動物的大腦切塊,研究其生物化學成分。幸好,細胞生物學之「父」既有博物學家的耐心,又有雄心勃勃的實驗室研究員的知識飢渴。 完整文章
文/李松珠;譯/陳品芳 我有一個很容易感冒的後輩,他外表看起來不會很虛弱,且身體也還算健康,但就是很容易感冒。換季時他一定會感冒,好幾次是因為他又感冒,我們才發現原來已經換季了。他只要感冒就很不容易好,就算吃藥也至少要花一星期的時間才能康復,嚴重時,甚至整個月都在生病。有一次還因為咳嗽咳太久,懷疑可能是肺部出問題,甚至還去照X光,但幸好檢查結果很正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