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已經沒什麼興趣知道有誰自稱是女性主義者了

文/安蒂.柴斯勒;譯/周彧廷 現況如下:我們目前有女性主義內褲、女性主義愛情小說、女性主義 gif 圖和女性主義笑話;還有十二種讓世界變得更好的女性主義雞尾酒、十個證明《怪咖婦產科》是女性主義傑作的理由,以及解釋為何《權力遊戲》其實是賦權之作的九句台詞引述;我們知道有多少人擠進電影院觀賞那些獲封最具…

「我是個壞女性主義者嗎?」中產階級女性陷入一場信仰危機

文/安蒂.柴斯勒;譯/周彧廷 「我是個壞女性主義者嗎?」 回顧過去幾年的部落格圈,年輕、女性化且多為白人女性的女性主義者似乎集體陷入了一場信仰危機⋯⋯然而,有一位作者納悶「做熱蠟除毛讓我成了壞女性主義者嗎?」(懂我意思了嗎?)有一位則問:「女性主義者可以穿高跟鞋嗎?」另一位也問:「美容編輯可以是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