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盧郁佳(作家) 多年前,同事家住桃園通勤台北,抱怨當天早上因為捷運暫時停駛而遲到。即使捷運月台上,廣播含糊其辭「目前軌道發生異常」,但擁擠的人群個個心知肚明,有人臥軌自殺了。她說:「都要死了幹嘛還拖累別人,什麼時候不好死,專門選在大家趕打卡的時候來亂。」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