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嘉真 她怕血,五歲那年從樓梯上滾下來,血流了一地。她其實記不清楚血與自己交雜在一起的模樣,可是恐懼記得血是疼痛。  草原的盡頭是海,海的邊界是天,天還未亮,他們在等。 風將海的味道帶到他們面前,她深吸了一口,好像舔進滿嘴砂糖。 「你知道,我喜歡海。」林菽恩說,碰到他的肩膀時,感覺更加喜歡。 陳昱方順勢靠近她一些,他們的肩膀遂貼在一起。 「我喜歡坐機車,你喜歡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