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彭浩翔為台版《怪力亂神碎花裙》來到台灣宣傳,期間住同一間飯店,除了廣播、拍攝、活動通告之外,其他鮮少移動,多半是記者來到飯店採訪。他手機不離身,似乎總有訊息在發,桌上擺了幾本書。採訪空檔,我聽見他對他的責任編輯說道,「我睡不好,一想到那個人說的理論,整個晚上都在想。」那人說的理論,是地球是平的,當然還加了許多佐證,不是隨口說說。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愛情,好比一隻貴重精緻的玻璃花瓶。它對溫度的變化十分敏感,不能一會兒置於嚴寒中,一會兒放在高溫下;否則,它將佈滿不意察覺的裂紋,一旦輕輕一碰,便突然變為碎片,再也不能使它復原。──(俄)列昂尼多娃 完整文章
2007年1月1日開始,香港實施室內全面禁煙之後,煙民被迫從辦公室走至後巷抽煙。自此,不同背景與職業的吸煙族,讓狹窄的後巷形如社交新區,其中──張志明與余春嬌,亦在此邂逅,一段捉摸不定、曖昧難測的戀愛關係,由燃點香煙的瞬間中展開。日日夜夜,愛情的狀態在煙霧中滋生或消散,彼此情意於城市間擺盪,兩人的關係忽近忽遠、既遠而近,直到整座城市充滿了記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