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閱讀人網站主編 鄭俊德 別鬧了!寫科普故事會有人想看嗎?但我今天要說的科普主角不同於一般的科學家。 他是歷史上唯一被按摩院請去畫裸體畫、在酒吧等待豔遇卻在廁所尿尿跟人大打出手、偷偷打開放著原子彈機密文件的保險櫃、跑去巴西森巴樂團擔任鼓手。 更特別的是他還曾經跟愛因斯坦和波耳討論物理問題,也曾為了想證明數學可以賺錢跑去賭城跟職業賭徒研究輸贏機率,連太空梭事故他都能用一杯冷開水解開謎團。 完整文章
我才任教幾年,就學會了一個老師愛用常用的詞,叫「教學現場」。每次聽到誰唸著這個詞,腦海中一瞬浮現電影《鋼鐵英雄》或《搶救雷恩大兵》那種:一整個排的士兵被派到戰場前線,後面一群沒有參與大登陸大行動的長官們在戰情密室裡,對著佈陣圖東指西點,然後給出大戰略大思維,組成審查小組,訂定出能力指標。 最後就是一幕悲劇的景象,硝煙迷霧,一整個縱隊列躺在血泊裡,斷肢殘臂,匍匐求生。 完整文章
我是數學白痴,真的。很多人以為唸理科的,數學一定很好,才怪。因為我數學不好,所以才選擇唸生命科學,只是唸了才發現,原來還是要面對不少數學,如生物統計、計算生物學、生態學、族群遺傳學、分子演化,都用了不少數學,更甭提大一大二還得要上的微積分、物理和物理化學。 最近有部電影《天才無限家》(The Man Who Knew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