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景淵 多年前,我曾經讀了日本人高橋是清口述的《高橋是清自傳》(中公文庫版)﹔對於高橋十四歲就懷抱凌雲壯志,突破萬難遠赴新大陸,但一到美國才知道被出賣為一名童工的經過印象十分深刻,內心也十分同情。(此公後來曾任日本銀行總裁、大藏大臣。) 幾年前,在舊書店買到一本《台灣留日高座同學聯誼會彰化區會.二○○○千禧年第十五次會員大會特刊》以及《高座海軍工廠台灣少年工寫真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