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景淵

多年前,我曾經讀了日本人高橋是清口述的《高橋是清自傳》(中公文庫版)﹔對於高橋十四歲就懷抱凌雲壯志,突破萬難遠赴新大陸,但一到美國才知道被出賣為一名童工的經過印象十分深刻,內心也十分同情。(此公後來曾任日本銀行總裁、大藏大臣。)

幾年前,在舊書店買到一本《台灣留日高座同學聯誼會彰化區會.二○○○千禧年第十五次會員大會特刊》以及《高座海軍工廠台灣少年工寫真帖》 (前衛出版社),閱讀了書中內容,不禁大為驚訝。原來在日本統治末期,居然有八千四百一十九名台灣少年 (年齡與高橋是清去美國時相近)被引誘到日本當童工。日本戰敗後,卻對他們不聞不問,經過千辛萬苦,回到了故鄉台灣,卻又必須面對另一個無理的政府的統治。

這一段悲慘的歷史,牽涉這麼多台灣人,居然連官方的「國史館台灣文獻館」所編印的《臺灣大事年表》 都隻字未提。隨著歲月的流轉,相關當事人逐漸凋零,整個事件也漸漸風化,最後可能變成無聲無息,不為後人所知曉。

如同日本人高橋是清回憶中的少年時代,這些台灣少年工每一個人都有一段悲慘的記憶。也許,到今天,已經無從去計較是非、功過﹔坦白說,也找不到理論的對象。然而,這八千多名台灣少年的命運,被日本政府及後來的國民黨政府兩相擠壓得不成面貌 (其中包含筆者已亡故的次兄),當初懷抱凌雲壯志的他們,卻幾乎都鎩羽而歸。這一項鐵的事實,身為台灣人絕對不能忘記!

基於如此的出發點,七十年後的現在,我閱讀了相關史料,也親自訪問幾位原少年工,編成此書。

謹將此書獻給關心台灣歷史的同胞。人會遺忘的,但歷史卻不能遺忘!

第一章──風雲迭起

日本自明治維新以後,在「富國強兵」的國策下,從封閉的武士統治制度下,一轉而跟隨著西洋各國工業化、現代化邁進。

另一方面,眼看西洋強國分割了非洲,強占亞洲,日本當然也十分戒慎恐懼﹔在不斷充實國力下,以軍事力量為前導,更發動了甲午戰爭(一八九四年)、日俄戰爭(一九○四年)﹔又以武力併吞了朝鮮半島(一九一○年)。逐漸的,在軍人的武力支撐下,強占中國大陸東北(一九三一年),進軍蒙古﹔一九三七年,發動全面性對中國的武力侵略行動。

稍後,日本於一九四○年與歐洲的德國、義大利締結「軍事同盟」,企圖阻擋其它強國在亞洲的干預。不料,美國在亞洲並不輕易放過日本獨大的軍事行動,遂引起日本在一九四一年十二月發動不宣而戰、大規模的轟炸珍珠港行動﹔從而使美國、英國成為敵國。

一開始就輕敵的日本軍方,在對美宣戰的半年後(一九四二年六月),其海軍主力的航空母艦艦隊,即遭美國破壞無遺—其中「赤城」、「加賀」、「蒼龍」三艦被炸燬,「飛龍」則沉入海底,這次海戰即所謂「中途島海戰」。

陸軍在日本對美宣戰後,一方面在中國大陸持續作漸進式的戰爭之同時,迅速將戰火向南延燒到菲律賓、中南半島(包括香港)。正當陸軍興高采烈、大肆慶祝的情況下,上述的中途島海戰計損失四艘航空母艦、艦上搭載的飛機三百三十二架、技術人員二千人,此時,日本海軍已元氣大傷。第二年(一九四三年)四月十八日,聯合艦隊司令山本五十六的座機又遭美軍擊落,真是禍不單行。但這一次日本更嚴重的損失是海軍密碼之被美方破解。

台灣在宗主國日本戰事連連,年輕人幾乎都已投入戰場的情況下,一九四二年、一九四三年分別被捲入所謂「陸軍志願兵」、「海軍志願兵」的事件中,大多數「志願兵」被派遣至南洋各地支援日軍作戰。

何以這些青年「志願」去當兵呢?這其中有太多的苦楚和無奈。其一,當時台灣總督府一再宣揚台灣人是日本的「皇國臣民」,為天皇打仗是光榮的事。其二是當兵可以領到薪餉,在當時多數人失業貧苦的情況下,是不錯的選擇。其三,一般人認為遲早會實施徵兵制,與其被強迫去當兵,不如早一點自己報名參加。

與台灣少年工關係密切的「高座海軍工廠」的由來,這裡要細說從頭。

首先,「高座海軍工廠」(剛開始名稱不同,參見下文)的基本構想來自海軍上校澤井秀雄。澤井曾經是海軍總司令山本五十六的部下,是一名優秀的技術軍官,先後創設了「新加坡航空廠」及「高座海軍工廠」。他的基本構想是在神奈川縣高座地區建設一座大型飛機製造廠,以配合海軍的迫切需要。

「高座」在當時乃是四處荒蕪、鳥不生蛋的地帶,海軍在收購土地行動上自然比較方便。在籌劃工作初步完成後,整個計畫由另一名海軍上校本田伊吉接手,亦即第二任廠長。依據本田上校的構想,此地每個月將生產小型、中型飛機一百架;工人方面,除了徵召日本青年以外,將從殖民地徵召二萬五千人至三萬人前來參加工作。

本田伊吉的企劃案循序先由海軍「兵備局」審查通過,又經「海軍大臣」裁可,並照會了「東京憲兵司令」、「內務省」(內政部)、「警保局長」(警察單位)、「厚生省」(社會福利部)。整個企劃的進行也真是得天之便,因為實際執行的台灣總督長谷川清正是海軍上將。

「高座海軍工廠」籌備之初的名稱是「日本海軍航空技術廠相模野出張所」(「出張所」即「分廠」),後又改為「空C廠」,一九四四年四月一日定名為「高座海軍工廠」。

為配合製造飛機的進程,硬體建築日夜趕工,工廠方面,可分為:組裝部工場、機械部工場、朋翼部工場、塗裝部工場、木工部工場、修理部工場。而工人宿舍最初完成四棟(後來增加到四十棟),占地六萬坪。每一棟有十個「寮」,樓上、樓下各十個房間,每間有十個榻榻米。前有入口玄關,後有迴廊,各棟可相通。迴廊旁是大餐廳,可容納二千人用餐。餐廳的另一端是大廚房,廚房旁是集體洗澡的大浴室。洗澡的熱水用蒸氣鍋來燒,而燃料是煤炭,因此架有排氣的大煙囪,遠望有如大工廠。

在企劃進行到相當階段時,主持人本田伊吉曾表示這一項企劃案有以下幾大特色:工人以台灣青少年為主、乃是海軍部門增加人力最快之一次行動、乃是海軍最大規模之飛機製造廠、乃是一次成功的都市計畫實施案例。

在準備工作積極進行,相關硬體逐漸完成之中,日本海軍第一次在日本國內徵集的二百名員工,於一九四三年四月住進宿舍。這是「高座海軍工廠」唯一的一次自日本國內徵集工人行動,後來的六期均來自台灣。但按照後來成立的「台灣高座會」的習慣,仍稱之為第一期。

當日本海軍向遙遠的台灣招手徵集工人時,台灣的情況如何呢?這有待慢慢細說前塵往事。

日本海軍自台灣徵集少年工的措施於一九四三年初開始進行,由總督府透過五個州(台北、新竹、台中、台南、高雄)的「州廳」(州政府)行文各學校,由各校進行遴選。也必須通過身體檢查、筆試、口試。其中國小畢業生必須有家長同意書。

何以大家爭先恐後要去日本呢?

依照海軍徵集少年工時的條件是:在日本期間,生活費全部由海軍負擔,並可按月領取工資;「高等科」畢業生三年後,國小畢業生五年後分別可以領到高工畢業證書。這些條件在日本統治時期,簡直是天大的恩惠,對窮人家庭而言,更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免費可以讀書(半工半讀),又有薪水可拿,在幾乎不可能升學的那個年代,卻可以取得高工畢業資格;何況也可以遠赴憧憬中的日本一睹勝景古蹟。這一切簡直太美好了!

只是,戰爭末期,日本全國隨著各地戰場的挫敗,人力、物力已經嚴重不足;最後,為了負隅一戰,驅使台灣少年工四處奔波支援各飛機場賣力工作,不僅生活條件很差,往往一天加班四小時、七小時,甚至通宵達旦工作,疲憊得不成人形。

戰事的失控,造成日本國內的混亂,卻也造成台灣少年工始料未及的痛苦結果。最後混在日本人之中,遭受美軍的全力反攻,在美國B29飛機轟炸神戶、大阪、東京等地時,危機四伏、九死一生,甚至有不少人因此葬身異域。以十三、四歲占多數的八千名台灣少年,在成長階段,不幸遭遇風雨飄搖的日治時代末期,痛苦不堪;戰後,回到故鄉台灣,又得面臨坎坷的命運。
本文介紹:
望鄉三千里:台灣少年工奮鬥史》。本書作者/林景淵;出版社/遠景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臺灣小兵造飛機
  2. 海洋與殖民地臺灣論集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