掙脫愛的膠囊

文/鍾文音 愛是一面稜鏡,我們對愛的態度折射了我們與世界的關係。愛是一種能力,不是愛的對象。 我年輕時閱讀佛洛姆的經典作《愛的藝術》,最大的心緒震盪是讀到一個觀點:如果一個人只另愛一個人,卻對其他人漠不關心,那麼他的愛就不是愛。 當愛(情)來襲,幾乎每個人都瞬間被愛的對象塗銷了週邊的事物,把戀人緊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