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沙尼亞國內的俄羅斯人拒學愛語:是我們解放了你們

文/法蘭西斯.塔朋;譯/賴堯暉 瑪玉和我在塔林的一間中古餐廳用餐,她教了我一點基本的愛沙尼亞語。他們的語言沒有性,因為就像英語沒有文法上的性別,所以桌子不是雌性,車也不是雄性。他們也沒有未來,或是應該說沒有未來式。當他們要表達未來將發生的事,愛沙尼亞人會用現在式,再指明這件事會發生的時間。例如他們不…

創造自己的矽谷?還是創造自己的……愛沙尼亞!?

文/龐文真 凌晨三點,一壺壺螢光藍的化學藥品倒在水泥地上,隨著滋滋聲響,亞歷克‧羅斯(Alec Ross)與其他五位同事賣力清掃音樂會結束後的地上嘔吐物。他們都是低廉的勞工,羅斯是大一暑假的短暫工讀生,其他五位則是中年人,有人曾是礦工、工廠工人,清掃是他們還剩下的唯一工作選擇。 創新總帶來新的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