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米勒 如果有人讓一個孩子相信,人們侮辱他、折磨他是為了他好,那麼他可能一輩子都會這麼相信,而結果便是他也會虐待自己的孩子,並且以為自己完成了一項很好的工作。這孩子即便小時候遭到父母責打,依然得認為父母的行為是良善的,那麼那些他必須壓抑住的憤怒、不滿與痛楚將如何呢?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米勒 瑪麗.赫塞(Marie Hesse)是德國知名詩人、小說家赫曼.赫塞(Hermann Hesse)的母親,她曾在日記中描述自己的意志怎樣在四歲時就被摧毀了。而當她的兒子四歲時,她深深被他的叛逆行為所苦惱,在無止盡的衝突後,溝通成效卻不好。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米勒 我認為忽視童年現實的後果當中,最明顯能引起注意的領域就是入獄服刑。 如今的監獄雖已不似十九世紀的陰森舊牢房,但是有一點卻沒多大改變,即下面這個很少被人提出的問題:人為何會犯罪,以及此人該怎麼做才不會一而再地落入同樣的困境當中? 我曾在《人生之路》當中提到過一則加拿大的類似計畫(AM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