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陶曉嫚 大家對初夜交易的想像,經常建立在虛構創作上。例如日本導演蜷川實花執導的《惡女花魁》(さくらん),或是章子怡、楊紫瓊、鞏俐三大影后共演的《藝伎回憶錄》(Memoirs of a Geisha),都描繪女主角吃得苦中苦,爬上青樓群芳的頂點,以美貌才藝手腕勾引達官顯貴一擲千金,為她們贖身、成全她們的野心或愛情。然而在我的田野訪談歷程中,這些浪漫元素稀薄到幾乎不存在。 完整文章
文/陶曉嫚 第一線性工作者隨身攜帶或是遺落在包廂中的保險套,會被警方當成違法從事性交易的證物,所以保險套由店家放在櫃檯統一管理,一個要價新台幣兩百元,有時候則會作為客人預約的贈品。如果剛完事就遇到臨檢、來不及消滅證據,性工作者和嫖客在法律攻防時就會主張一切都是「個人合意行為」。 保險套控管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