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碰上沒衛生又愛凹的客人,小姐們心知肚明「就是欠嗆」

文/陶曉嫚

第一線性工作者隨身攜帶或是遺落在包廂中的保險套,會被警方當成違法從事性交易的證物,所以保險套由店家放在櫃檯統一管理,一個要價新台幣兩百元,有時候則會作為客人預約的贈品。如果剛完事就遇到臨檢、來不及消滅證據,性工作者和嫖客在法律攻防時就會主張一切都是「個人合意行為」。

保險套控管有 SOP,也意味著「戴套」在台灣的八大行業並不是新奇觀念,是約定俗成的必要措施。但不乏居心叵測又沒衛生的客人喜歡凹小姐無套,凹不到就威脅要客訴,這一招經常唬住年輕或社會歷練水深不夠的妹妹。

曾有奧懶覺與十八歲的妹仔打完第一炮,便趕妹仔去淋浴,等妹仔披著浴巾出來,奧懶覺指著自己的老二說:「我又硬了,妳要處理。」

妹仔不敢拒絕,正想按鈴通知櫃檯再拿一個保險套,奧懶覺卻不准,拉著她催促:「快一點,不然我客訴喔。」

無奈之下,在鐘點內做了第二次而且還是無套性交的妹仔,怯怯地問奧懶覺:「哥哥可以給我一點小費嗎?」

「等我有錢生活後再給妳。」

奧懶覺丟下話便離開包廂,然後回報幹部:「妹仔技術很差,看在她第二輪送無套中出的分上,這次就不客訴了。」如此大言不慚連聽過無數怪誕床戲的幹部都胸口一把火,急電養生館的櫃檯行政說:「好好教育那個十八歲的妹仔,錢一定要先跟客人討,沒錢不要做,奧懶覺要客訴就隨便他去,叫她別這麼孬,這種人就是欠嗆!」

處理性慾是一門專業,要國民學會尊重任何一門專業,需要漫長的教育過程。教育經常緩不濟急,難怪每天被連篇騙炮幹話洗禮的小姐們,回嘴起來也不是蓋的。

客人:「妳不跟我做,是不是因為覺得我不夠帥?」
小姐:「我只是嫌你窮到連錢都不提。」

客人:「我誠心想跟妳做,可是我現在沒帶錢,不然妳銀行帳號給我,做完我明天匯給妳。」
小姐:「出來玩要帶錢,你怎麼不說我帳號給你,你匯完錢再來找我?」

客人:「妳跟某某小姐感情不錯吧?上次她有免費幫我吹,身為好姐妹,妳是不是也該免費幫我吹?」
小姐:「那你爸幹你媽,身為好父子,你是不是也該幹你媽?」

以上應對,只是攝護腺排毒店的幼幼班程度。從嫖品見人品,奧懶覺為了免費打一炮能說出多反智的言論,簡直沒有極限。

另類的情緒宣洩口

明明花錢就可以當大爺,為什麼要幹這些留人話柄的討厭事?「用買的比較遜啊!」一位男性媒體前輩為我解惑。他說自己有個朋友立志當記者,就是希望有人招待他喝花酒。

我按捺著吐槽的衝動反問:「那比較強的定義是?」

「不用花錢。」媒體前輩回。

我只能點點點了,難怪喝茶吃魚的網路論壇上,有一堆帳號分享自己如何凹到小姐免費加值、半套升級全套外加口爆無套內射,不只是食好鬥相報,同時也炫耀自己的大鵰雄風。

行文至此也該為大多數客人澄清,並不是人人都一副強暴犯的嘴臉,多數人玩樂時懂得尊重,有的會帶飲料請小姐喝,熟客在西洋情人節、七夕一類的日子登門消費,還會送香水、小禮物或金莎巧克力之類的伴手,給小姐們應景一下。

然而開門做生意,難免遇上心眼裡不知裝了什麼的怪客,除了耍各種花招不戴套,有的則是拒絕洗澡淋浴,理由從「我已經洗過了」、「洗澡太花時間」、「養生館的毛巾不乾淨」、「你們家的沐浴乳太香,洗了回家會被老婆發現」不一而足。

在高溫濕熱的台灣,客人流汗的體味加上脫掉褲子胯下飄出的屌味,有的褪下包皮竟有一圈陳年汙垢……光聽就覺得反胃,現場直擊究竟會留下多大的心理陰影面積,真的是不要問,很可怕。這個現象也讓我納悶,願意花幾千元來舒爽的客人,為什麼平常會如此馬虎對待自己的命根子?

面對不肯梳洗的客人,小姐通常會以「不洗我的服務會變差」讓對方乖乖聽話,也有案例是怪客走進包廂,自己不去淋浴,反而命令小姐:「妳給我去洗澡!」

對小姐而言,會做反常要求的就是難搞的同義詞。「我那時心想完蛋了,這個客人鐵定很機掰——但你越要,我就偏不要。」這位奸巧的按摩小姐索性坐在馬桶上大號,拿著蓮蓬頭沖出嘩啦啦的水聲,虛應故事一番。

假裝沖澡完出來,怪客要求奸巧小姐把屁股湊上來,往她的肛門舔下去——完事後,怪客說:「明天就要國考了,今天來玩,是求個金榜題名的好兆頭。」

奸巧小姐嘿嘿笑道:「我相信你會考得很好,因為你有屎運啊。」怪客聞言瞪了她一眼,絕對想不到自己親身印證了食糞的都市傳說。

※ 本文摘自《我拿青春換明天:八大行業職場說明書,慾海求生的人物群像》,原篇名為〈嘴炮大賽〉,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