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可以改變世界嗎──一位父親寫給年幼孩子的「傳世家書」

文╱管中祥(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庫長) 我不確定這是不是李容馬的最後一本著作,因為,腹膜癌末期的他,寫下生命的經歷留給雙胞胎兒子,而此刻,他正在京畿道的家中靜養。 這是一位父親寫給年幼孩子的「傳世家書」, 不過,李容馬寫下的不單是自己的生命歷程,也是韓國的當代媒體史,並且…

身為記者,他不曾向政治力低頭,「因為我沒有那樣活過」

文╱李容馬;譯╱張琪惠 二○○八年三月,我從《時事雜誌2580》回到報導局,切身感受到政權更替。社長也由崔文洵更換為嚴基永[2]。嚴基永一直為當上社長拚命努力,卻被晚輩崔文洵擠下,因此一直占著特任理事和主播的位置伺機以待。 第一次見到嚴基永是實習記者時期,在各部門待一兩天體驗的時候,嚴基永擔任政治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