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韋聿 關於聯合國內的中國代表權之爭,一鬧就是 22 年。 事實上到了 1961 年 12 月,澳大利亞等五國就改提出另一項草案,援引《憲章》第 18 條的規定,任何改變中國代表之提案為一重要問題,這個議案在大會中通過。 完整文章
文/洪仕翰 二十世紀是個極端的年代,政治制度與意識形態的衝突以最激烈的方式在國與國之間上演。面對納粹德國和共產蘇聯等極權主義代表的挑戰,根基不穩的自由民主制度遭到重大挫敗。而在二十世紀上半葉、遭到極權主義挑戰的國度中,在一九四○年自願放棄七十年民主歷史的法蘭西第三共和國,特別值得二十一世紀的我們研究。 完整文章
文/艾瑪.雷耶斯 親愛的海曼: 今天中午十二點戴高樂將軍離開愛麗榭宮,他唯一帶走的行李,只有一千一百九十四萬三千兩百三十三個法國人對他的一千一百九十四萬三千兩百三十三個否定。 不知怎麼著,新聞在帶給我們的激情仍餘波盪漾之際,也勾起了我對童年的最遙遠回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