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國,家長不輕易稱讚孩子,老師尤其沒這「習慣」

文/潘蜜拉.杜克曼;譯/汪芃 有天下午我去托兒所接小豆回家,她剛從遊戲場玩回來,臉上有一道殷紅的血痕,傷口不深,但仍淌著血。我問她怎麼了,她不肯說(但她看起來似乎不在意,也不痛的樣子)。我問了老師,老師也說不曉得事發經過,等到我質問托兒所的園長時,我的淚水已經在眼眶中打轉了,但園長也不清楚狀況,而且…

闖進紐約上東區貴婦圈,不把人當人看是基本配備

文/溫絲黛.馬汀 從地理上來看,上東區和西村只相隔幾英里,我家只不過是從城市一角,搬到另一個角落,聽起來沒什麼。然而從社會的角度、文化的角度,以及從心理層面來說,上東區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我第一次到轉角的雜貨店時,發現自己穿得實在太隨便,居然套上牛仔褲和木屐鞋就出門了。雜貨店裡所有的女人都盛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