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啟章 黃怡這個人,腦袋不知是甚麼造的。平常看上去很文靜,帶點害羞的,說起話來很正經,很有分寸,是傳統教會女校訓練出來的乖乖女。連她自認為俏皮或粗野的舉止,其實也沒有越出良好教養所容許的範圍。但是,當她寫小說的時候,往往會嚇你一跳。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