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若竹千佐子 譯/林佩瑾 電話,直美的電話,那孩子快打電話來了。 桃子臉上雖閃過一抹困惑,但很快就洋溢著喜悅。 只是女兒打電話來而已,有什麼好雀躍的?桃子亟欲掩飾自己的難為情,但再也裝不下去了。 女兒就住在附近,原本連一通電話都不曾打來,為何突然…… 不過好開心,太令人開心了。桃子今天不知看了電話多少回,現在又轉頭瞧了電話一眼。 兩點剛過不久,直美打電話來了。 「媽,家裡有衛生紙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