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平野啟一郎;譯/陳系美 《幸福的硬幣》巧妙地捨去複雜的政治背景,呈現出在毀壞的世界裡,縱使傷痕累累也難以摧毀的愛情故事,成為享譽全球的賣座電影。然而看完《達爾馬提亞的旭日》再回頭思索,蒔野覺得裡面恐怕有很多自己難以領會,要「南斯拉夫人」或歐洲人才懂的、刻骨銘心的比喻性細節。 洋子會懂這些嗎? 蒔野覺得她又遙遠了起來。在物理性距離逐漸接近的這一刻,這點複雜地挑動他不安的戀心。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