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行果 一九四二年二月。里約的狂歡節一如既往地熱烈。人群中,一位久經滄桑的異國男子,正嘗試著忘記過去,接受眼前這久違的無憂無慮,像一個正常年代的普通人那樣,跟隨陌生的笑臉而歡笑。這對他並不容易。 就在短短幾個月前,一部回憶錄剛寫完,那是他作為一個歐洲人的回憶,揮之不去的過去。 完整文章
起秋風了,整個週末假期都窩在窗邊讀書,讀累了就到公園走走抓寶。有時候覺得日子過得就像果子離新書《散步在傳奇裡》。這書的封面上有一段話,讓人羨慕:「我住在簡單的地方,簡單地生活。時代向前走,興衰起落,自有調節,我還是散我的步,讀我的書,寫我的,平靜生活。」 完整文章
前陣子,群星文化找我跟果子離對談「經典書單」。說實話,我非常惶恐,自認讀書不多,該怎麼談經典?況且,什麼是經典? 後來我自己釐清所謂個人的「經典書單」,不必然是大部頭的書,但必須對自己,以及當代的某些群體產生關連。如此定義後,我整個人就放鬆了,像我這樣雜七雜八愛讀閒書的人,除了絕對的經典《流浪者之歌》、《昨日世界》、《紅樓夢》之外,應該還能掏出些有趣的書吧。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