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每回過年我都一定要那個!(哪個?) 一向怕過年,怕一堆飯局、應酬、人際交往。過年必做的事就是一直祈禱,祈禱時間趕快走,把春節趕走。 二、看馬趕羊(回顧和前瞻是不會講喔?) 馬年:台灣風起雲湧的一年,人跟著震盪,卻更堅定了一些想法與信念,而錢愈賺愈少,這也沒辦法啊。 羊年:靈感突發,精神突起,身心激突編寫出好幾本書,突然有好心出版社邀稿出書。 三、清一色對對福!(是對聯不是麻將唷~) 完整文章
文/詹宏志 「……他們已經適應了這個新的阿拉伯世界,反倒是我難以接受這樣的改變。」 ──威福瑞.塞西格(Wilfred Thesiger, 1910-2003) 讀著李娟書稿的時候,我卻沒來由地想起塞西格的情境與他說的話,也許我應該稍微解釋一下這個連結的緣由。 一九七七年,威福瑞.塞西格重返阿曼,這時他已經是名滿天下的大探險家,然而他熟悉的沙漠世界卻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完整文章
「在這樣的荒野、這樣的冬天裡求生存,不能忍受痛苦是要遭鄙夷的。 從此之後,我在面對艱難的生活或不測的命運時,得以更加從容。」──李娟 在人煙罕至、金錢形同廢紙的大漠盡頭,生命遠比我們所看到、所瞭解的更結實,更頑強── 「去冬牧場的路途很遠,要趕著牛羊馬匹,要帶很多東西。但帶的再多,到了冬牧場,還是會覺得太少。因為在那茫茫草原中,只有你一戶人家,只有你帶來的這一點東西……」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