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翁士博 我挑選了一幅當地藝術家的蠟染畫作品,滿欣賞的,但開價一萬二西非法郎,經過一番講價,老闆一直不肯讓步。最後我脫口「那我買三幅,算我三萬!」心裡還在猶豫,如果老闆答應,我還真不知道其他作品有沒有我中意的……但老闆立刻拒絕了,我只好放棄。走離那攤位沒幾步路,老闆追上來,手裡拎著我看上的畫作,「一萬!」 驚喜之餘,我也納悶:「三幅三萬不願意,一幅一萬卻可以?」 完整文章
文/翁士博 二○一六年夏天,肯亞(Republic of Kenya)又上了國際新聞版面。這次跟詐騙集團無關,而是肯亞政府開始加強管制外籍工作者,嚴格稽查外籍員額申請,限縮工作許可,使得很多人道計畫、慈善組織、國際合作案、非政府組織的外籍工作人員,可能遭到遣送回國。 這股排外風氣,從一個看似偶然的事件開始,掀開的卻是在非洲沉積已久的對立。 拍照打卡「炫苦」,不知已激怒當地群眾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