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野 有一天,我接到在美國南方教書的弟弟打給我的一通長途電話,他很困擾的問我說:「哥,你有沒有李安導演的連絡電話?」 「我沒有,但是我可以替你打聽一下。」我問他說:「你找李安幹什麼?你家不就有一個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