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秋元雄史;譯/羅淑慧 《記憶的堅持》──薩爾瓦多.達利(一九三一年,油彩,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 描繪深層潛意識的「偏執狂批判法」 達利這幅《記憶的堅持》(La persistencia de la memoria)最令鑑賞者印象深刻的,應該就是畫面中那些融化的時鐘吧。因此,這件作品有時又被稱為「柔軟的時鐘」或是「融化的時鐘」。 完整文章
文/秋元雄史;譯/羅淑慧 關於鑑賞西洋美術這件事,不少人都認為「只要充分發揮感性,憑感覺欣賞就行了」。或許有人能在完全沒做任何功課的情況下,偶然地被眼前的作品所感動。但以多數情況來看,參觀之前若沒做功課,最後通常就會演變成「完全不知道該從何感受起」的窘境。 因此,為避免發生這樣的憾事,還是建議大家先查點資料比較妥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