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無從得知內情,但人人都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

文/胡淑雯 「人就像淺灘上的魚,口裡不斷吐出膠質,來黏補分離的親人,有時膠質稀薄了,再也黏不上了。」父親說。 父親成了數學教員是光復以後的事。歷史教了兩年以後,因為國語實在太差,經常詞不達意,或則心中的一番話無法如意吐出來感到焦慮而痛恨自己,於是改教起代數和三角來,一身的熱情漸漸被架空的幾何圖形和方…

在江南案之前,我與啟禮之間沒有任何祕密

文/柳茂川 民國七十三年十月十五日,則發生了對臺灣的政治有極大影響的江南案[6]:撰寫《蔣經國傳》的作家江南(本名劉宜良),在美國加州的舊金山,被謀殺於其寓所的車庫外,震驚了海內外的華人,凶手是陳啟禮、吳敦與董桂森。 江南案與陳啟禮的江湖人生也有密切的關聯。竹聯在江湖與社會上的影響大了,啟禮也就涉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