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任依島 阿榮患有思覺失調症,平日在家裡跟媽媽一起生活。我去家訪時,他總是用一雙像是刻意撐大的眼睛看著我,當我問他吃飽了沒?午餐吃了什麼?他都只能用精簡的字詞回答「有」、「沒有」、「吃飯」或「吃菜」。再多,就會超過他的能力範圍。有時家訪剛好遇到他在洗澡,在那一小時內,我就會一直聽到浴室傳來的水聲,這就是我對阿榮僅有的印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