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飛宇:如果人從尊嚴旁邊繞過去,那定是條不歸路

文/畢飛宇 我出生於六十年代的蘇北鄉村,在六十年代的中國鄉村,存在著大量的殘疾人。 我注意過知青作家的作品,在他們的作品中,人物的名字很有特點,經常出現二拐子、三瞎子、四呆子、五啞巴、六癱子這樣的人物。這不是知青作家的刻意編造,在我的生活中,我就認識許多的三瞎子和五啞巴。 我對殘疾人一直害怕,祖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