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金琸桓;譯/胡椒筒 瞳孔是眼睛的心臟。 我認識的小說家在專欄裡寫道:「提出恰當的問題是非常關鍵的,因為那個問題會把小說推向新的結局。」 翌日,我們面對面坐在光化門廣場的黃絲帶製作工坊裡,我邊做絲帶邊對他說,把我推向新結局的原動力不是問題,而是眼睛。小說家一臉發現了新問題的表情,追問我那是什麼意思。 完整文章
文/林于昉 夏天,是望海的季節。海洋是萬般可能的載體,為台灣迎來半個地球之外的殖民勢力,也把我們摯愛的子弟送往他鄉異國拚搏。孤島小民默默吞納著因海而生,無數可喜或可悲的意外,包括台灣史上最為悲壯的一宗海難:高千穗丸沉船事件,也以不可說、不知道怎麼說,繼而似乎很難再說的姿態,被隱微記憶著。 高千穗丸 華麗的「日台航線」客輪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