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沈意卿 明明是度假,兩人為了一些現在也想不起來的小事吵架,不乏平日藏污納垢的總和,像那些陰險地積在水管裡的頭髮再也承受不住,驅魔一樣從深口一次嘔出。你搶在他之前跑到路上,以免面對自己一人苦守在房的窘境,到最後還得想要不要出門找,才不顯得自己一輩子都不再見到對方也不覺得有什麼損失。對,跑出門,發球,球在他那了,你得逞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