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利班的醜壞純情──導讀湯瑪斯.沃爾夫《落失男孩》

文/葉佳怡 湯瑪斯.沃爾夫是三十八歲就因病過世的天才。福克納曾稱他為同輩中最有天分的作家。但天才不是穩當的稱呼,天才是面向未來的期待,正因如此,早夭的沃爾夫永遠是顆新星,無法真正和費茲傑羅與海明威齊名。就連《天才柏金斯》電影原名明明只是《Genius》,內容也是編輯柏金斯與作家沃爾夫關係糾葛的故事,…

我們都曾面對青春期摯友漸行漸遠,獨自朝著名為「人生」的道路踽踽前行

文/沈意卿 明明是度假,兩人為了一些現在也想不起來的小事吵架,不乏平日藏污納垢的總和,像那些陰險地積在水管裡的頭髮再也承受不住,驅魔一樣從深口一次嘔出。你搶在他之前跑到路上,以免面對自己一人苦守在房的窘境,到最後還得想要不要出門找,才不顯得自己一輩子都不再見到對方也不覺得有什麼損失。對,跑出門,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