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走向崩鬱前,太宰治心中最後的風和日麗

文/吳卡密 對太宰治是一見鍾情。一如我喜歡的波特萊爾、普魯斯特,他們筆下的世界,「自我」永遠是一生的課題。誠實正直地面對自已,是太宰治最令人動容的一面。 不斷與自我對話,挖掘、反省,徹底地自我批判、審視自己,期待成就更好的自己,信仰真理、憎恨偽善,讓他無法輕易隨波逐流。看似絕望、消極的態度,其實包含…

【閱讀日常。整點報時】下午3點,我在書店裡讀《津輕》

文/石芳瑜(永樂座店長) 哪裡都不能去,也不必跑三點半的上班日,讀一些介紹他鄉的書籍相當療癒。但是不要讀旅遊指南,特別是把食物拍的色澤明豔動人的書,讀起來會讓人怒,畢竟不是每一個到不了的地方,都可以用食物。 讀太宰治的《津輕》意外令人愉快,毫不陰沉,也不會讓人想死,反而被他的戲謔、滑稽的「無賴派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