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陸穎魚 〈活著。──給彩虹〉 他們還是愛她們的 與我們一樣會受上帝的傷 至於一隻眼 與另一隻眼的相遇 天生也好,後天也好 重點是他們排除萬難地相遇了 有人在馬路邊偷笑她們 我覺得無聊 有人在捷運站避開他們 我覺得討厭 有一天我坐在公園裡 看見炎熱的天氣讓孩子活著,讓樹活著,讓花活著 最終是愛讓我們活著 那為什麼一顆樹不能喜歡另一顆樹呢 所有在眼神裡面偷偷牽過的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