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廖雲章 二○○七年冬天,我開始學越南語,隔年前往西貢念書時,程度仍停留在一到十還唸得不太標準、複合子音還沒完全學完的階段,越來越發現自己其實沒有語言天分。可是我從不缺課,連遲到十分鐘都會膽顫心驚,並不是因為多麼熱愛學習語言,因為這堂課上,總能聽到許多越南文化的弦外之音,這些傳說流言是我每個週末早起上課的原動力。有故事,語言才有吸引力。 越南文難不難? 完整文章
文╱廖雲章 初次造訪越南的時節正是農曆新年,我一個人從寒流來襲的北臺灣來到正值乾季、熱到最高點的胡志明市,探望在這裡短期留學的張正。那年,我們剛結婚不久,還在暨南大學念東南亞研究所的他,拿到教育部的留學獎學金,來到舊名西貢的胡志明市進修。 越南受法國殖民多年,街道巷弄間頗多法國遺緒,在街上閒逛,沿路看見歌劇院、聖母大教堂、拉菲爾設計的電信總局,燦爛奪目的市政廳,目不瑕給。 完整文章
文/二魚文化提供 越南話的「倒楣」也叫「衰」(Xúi)?在越南,初次見面詢問年紀、婚姻、家庭狀況,是尋常問候?沒有交通號誌的叉路口,勇敢向前走就對了? 想培養國際觀?不妨從了解臺灣附近的「鄰居」開始吧!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