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洪愛珠 任何陪伴病人的經驗,終致兩種結果。幸運的一種,患者於治療後康復,皆大歡喜。倘若病人不幸亡故,遺族如至親或伴侶,歷經病程中的百般折騰,與直面至愛之死的哀慟逾恆,難免板塊重組。可見或不可見的裂隙或深或淺,餘震或長或短,生命都會產生質變,用本書作者蜜雪兒.桑娜(Michelle Zauner)的話來說,是「跨越到另一岸」。從今往後,再難是同一人了。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蔡仁譯;作品提供/氫酸鉀 ➨➨上集回顧:【黃子欽的設計嘴,泡】架構自己的時代,奪回文化權力!──與插畫家氫酸鉀對談(一) 將創作融入日常之中,普及才能延續文化生命 你有一個計畫是做車站,為什麼對車站會有感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