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黃子欽
我用平常跟朋友聊天的方式來做這個採訪,但限定一個時間點,在這之前抓出重點。人與人的對話,總能打開最大的經驗值,而且產生不同的提問和互動。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
攝影/蔡仁譯;作品提供/氫酸鉀

➨➨上集回顧:【黃子欽的設計嘴,泡】架構自己的時代,奪回文化權力!──與插畫家氫酸鉀對談(一)

將創作融入日常之中,普及才能延續文化生命

你有一個計畫是做車站,為什麼對車站會有感覺。

我對車站跟火車情有獨鍾。戰前日本人在建設台灣,車站有宣誓性的象徵,希望用公共建築來跟台灣人訴說日本訴說的權威;但在某種程度上,它卻有正面效果,像歐洲近代的發展,官方會用公共建築與藝術去建立人民的生活美學,日本明治維新後,也拿這套在內地奉行,後來又搬到台灣來。不像現在政府主導的公共建築完全沒有美感。所以戰後台灣變得非常雜亂、沒有地方特色,就是當權者對都市規畫的觀點完全不同。

結合時代的日常,延續創作生命!──與插畫家氫酸鉀對談(二)

除了公共建築的美麗之外,這代表南北貫通,也代表交流上的速度。從鐵路貫通開始,台灣才有整體意識。台灣在此一百多年前,民風好勇,原住民與漢人有衝突,甚至漳泉械鬥;而從鐵路貫通後,台灣才開始有凝聚一體的感覺。如果要我表達台灣的話,車站是很有象徵性的,所以我的創作很重視車站。

其實現在的台灣有某些記憶的甦醒,而能夠做的動作,一種是往體制發展,一種是往實體的,比如台北機廠現在想翻轉回來。一般人民能參與的最大復刻就是車站,如果能夠復興,某種程度上來講是奪回權力,分享的權力。你現在是用個人力量作虛擬的車站,是精神性的建構。

因為一個人的力量有限。每次與一些文史工作者如楊燁在談話,就會覺得很悲觀。做這類的事情通常沒有資源,或者必須要跟公家要資源,但會理會的公家少之又少。

你又怎麼結合歷史跟流行?比如 T 恤或是 cosplay 都是一種流行。

這部分我自己想很久,我畫的這些圖,僅僅是圖而已;雖然也辦過畫展,但也只能賣畫賣明信片。現在台灣景氣不是很好,大家都過得苦哈哈,要大家看畫展然後買畫不太可能。所以我開始想是否要做一些比較生活化的東西。而且這些東西應該要讓大家買得起生活上又用得到,才能推廣。以車站為主題,有些人對舊車站還有印象,年輕人就算沒有看過至少會覺得「哇原來以前車站是這樣」,可以進行比較。所以我才這樣做。

你的T恤裡又有一點酒標在其中,就是很多東西是融合了電玩的系統的架構設定,也有一些平面的系統。

主要是想打破現在那種依循流行就能賣得好的美學概念。我希望用自己的方式去呈現,也不希望做得太制式,以免對一般人來說太生硬。

  • 用Line傳送